魔域私服,魔域私服 魔域私服外挂 魔域私服发布网 魔域sf 新开魔域私服发布网 www.bosheng-lighting.com 新开魔域私服 私服魔域 最新魔域私服 魔域俬服 魔域私服网站

Baidu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明校园 > 语言文字 >

第一位玩转颜文字的编辑 中共一大代表

作者:佚名 来源:上海中华职业技术学院

第一位玩转颜文字的编辑 中共一大代表

Terry Jones是英国平面设计师、艺术指导、摄影师,

但他最为人知的身份则是《i-D》杂志的创始人。

Terry引领的杂志编辑风格,

对时尚产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12年陈漫为《i-D》拍摄的封面

i-D对于大众来说可能只是几个字符,但对于时尚圈人士,它既是一个眨眼的笑脸标志,又是一本伟大杂志的名字。1980年,《i-D》创始人Terry Jones设计出了这个logo,并在之后的岁月里,将眨眼脸贯穿了几百期《i-D》封面。当很多阅读这篇文章的读者还没有出生,甚至还不知道颜文字是什么的时候,大前辈Terry已经玩转颜文字,并将其变成独家的封面设计语言,带入了大众视野。每一期《i-D》都以核心主题贯穿整本杂志,这也是Terry的原创概念,影响了之后的众多杂志编辑格式。

在《i-D》诞生之前,Terry先后担任了《Vanity Fair》和《VOGUE》的艺术总监。但在厌倦了主流时尚杂志千篇一律的论调后,Terry毅然辞去高薪职位,创办了一份记录地下及街头时尚的独立杂志《i-D》。当时的大众市场对于地下及街头时尚这一概念闻所未闻,而从《i-D》的创刊号开始,Terry在坚持展示地下及街头时尚这一主线的同时,尝试挑战各种反叛美学。无论是独特的、先锋的、时髦的、有趣的,还是怪异的,凡是反应新鲜精神风貌的,都在《i-D》被接纳、被记录。创刊号使用手工装帧取代主流市场的胶装,并使用超 Lo-Fi 复印方式印刷,以独立杂志发行,态度明显地对抗当时主流。而保守的杂志零售商们则因《i-D》的过于反叛和前沿,拒绝贩卖。于是Terry索性将自己的汽车后备箱改为零售点,这本反叛的时尚杂志得以传播,并立即风靡全球。

1|2

April 1983 封面人物Sade

April 1984 封面人物Madonna,Madonna是第一位登上封面的歌星

3|4

July 1985 封面人物Kathy Kanada

September 1985 封面人物Caryl Dolores

5|6

August 1986 封面人物Naomi Campbell

April 1987 封面人物Grace Jones

7|8

October 1990 封面人物Lady Miss Keir

November 1991 封面人物Sandra Bernhard

9

November 1990 封面人物Mica Paris

传统时尚编辑经常给人留下高冷、刻薄,难以取悦感。而Terry经常对《i-D》编辑们说:“我们要善于发现他人的有点,别做批评家”。他不遗余力地欣赏他人的闪光点,并提供最好的平台让其发挥。Edward Enninful曾是《i-D》的时尚总监,也是全球范围内在国际杂志担任时尚总监的最年轻人,当时才18岁……今年,Edward刚上任英国版《VOGUE》主编。Terry说:“我创造了一个框架,让有才华的编辑和外部人员参与进来,而不是将内容笼罩在设计的阴影下。我的角色是‘视觉鼓动者’”。Terry打造的《i-D》,成为了天才们的沃土。众多知名摄影师都是《i-D》挖掘并培养起来的,例如Juergen Teller 、NickKnight、Juergen Teller、Craig McDean、Ellenvon Unwerth、Wolfgang Tillmans等。

10|11

12|13

June 1996 封面人物Shirley Manson

September 1998 封面人物Devon Aoki

July 2000 封面人物Alek Wek

October 2003 封面人物Courtney Love

14

January 2006 封面人物Lily Donaldson

15

December 2007 封面人物 Cate Blanchett

16

June 2007 封面人物Bjork

17

May 2008 封面人物 Agyness Deyn

18

Spring 2011 封面人物 Lady Gaga

2012年,《i-D》的灵魂人物Terry和Tricia Jones(Terry的太太)决定退休。5年后,《VISION》9/10月刊有幸邀请到了Terry为V-VOICE栏目独家撰稿,通过他不平凡的平生经历,讲述他眼中的“流浪”。

我现在已经是个老头了,坐在威尔士舒适的小屋里,凭着已经模糊的记忆写下了下面的文章。

1963年,我睡在巴黎的塞纳河边。有人踢了踢我的肋骨,把我踹醒了。天刚亮,也没下雨,却有两个穿着雨衣的人叫我起身,虽然并没有下雨。我听不懂法语,但是我身边来自布里斯托的朋友听懂了,他让我跟着这两个便衣警察。我注意到塞纳河对岸的大楼里人头攒动,他们盯着我们被护送着过了桥。令人惊讶的是,我们接着被送进了当地警局。

这是我对巴黎警察恐惧的开始。那时候,十天里有五天我都过着睡桥洞,被警察赶走,再找桥洞睡的日子,现在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巴黎警察是出了名的可怕,尤其是在从加莱开过来的火车上我把钱全用在了交罚款,身上一文不剩的情况下。我和朋友花了整整两天从布里斯托搭便车到多佛,全程几乎没有闭过眼。然后我们坐渡轮到加莱。当时我身上只剩下一百英镑兑换的法郎,堪堪能让我踏上法兰西的国土。我们在高速路上等了超过十二个小时,却没有一个卡车司机愿意停下来载客。

于是我们只能坐火车。不过,因为实在是没钱,我们便打算先到巴黎,然后在那里再搭便车试试。刚坐上火车,我就睡沉了。我们实在是太累,以至于睡过头,坐过了站。票务员丝毫不同情我们的遭遇,按规定罚了款。这笔罚款让我损失了身上几乎所有的钱。因此,到了巴黎北站时,我立刻买了回伦敦的车票。当时我只剩下不到100法郎(约10英镑),却要在巴黎度过两周。

我年少时曾幻想过上巴黎式放荡不羁的生活,夜间在巴黎的酒馆游荡,听爵士乐,白天则是在公园享受日光,或是在塞纳河畔小憩。这些浪漫的幻想却被如今残酷的现实打破。当时食品补助是每天半个长棍面包和一杯牛奶。我不太敢吃国外的食物,又是素食主义者,所以我不愿去圣日耳曼大街的救济厨房领免费晚餐。

不过,鼓点咖啡店的老板们人很好。在我不去街头各个美术馆闲逛的时候,老板同意我待在他们店里。当时因为没有多余的钱坐地铁,我就只能靠自己的双腿走路。可能有人会去圣米歇尔大街乞讨,但是我却只是小心翼翼地提防着警察。因为一旦被看到在乞讨,我们就会被逮捕。我并不想一直过这种风餐露宿,和其他旅行者一起游荡的生活,于是十天后我乘火车去了加莱,重新坐上渡轮,在清晨十分到达了多佛。而与此同时,一种奇异的如释重负之感袭上我的心头。我终于回家了,并且在街上睡了三小时之后,搭上了一辆开得飞快的车,一路送我到伦敦市中心。那位友善的司机甚至请我吃了一顿最好吃的英式现煮早餐。这顿有煎蛋,烘豆,煎番茄和蘑菇的早餐就是对归家最热烈的欢迎。

在这第一次异国之旅之后,回到布鲁斯托养母的舒适小屋,我暗自决定日后如果没有足够的金钱和安稳的住所,就绝不去旅行。那个暑假剩下的日子,也就是回到艺术学校之前,我继续当着油漆匠学徒,剥除油漆和墙纸,挣着微不足道的工钱。

一起去巴黎的旅伴是在酒吧认识的一个朋友。那是艺术学校毕业后我最常去的一家酒吧。我那时还是个学商业美术的学生,刚上完二年级。我从两年前离开寄宿学校起,就没剪过头发。我负责西英格兰艺术学校学生刊物的发行。我跟校长不对盘,他想把我赶出学校,还说我一点也不像个学平面设计的,因为我在自己设计的杂志上对于学校升级为综合性大学给出了“狗屁狗屁全是狗屁”的评价。校长说只要我删了这些话,我就能免于被开除的命运。不过,我威胁要领导学生静坐示威,校领导也就拿我没办法了。在他们眼里,男生留长发就是社会扰乱分子,或者是垮掉的一代的象征。

那时候我还没遇见我的妻子崔西亚。我总穿没洗过的衣服,她不会欣赏我当时的装扮的。我最爱的那件黑色灯芯绒夹克甚至都长了霉点并在被养母闻到衣服发出怪味,扔进了垃圾桶。

自从我十岁那年,母亲第一次精神失常后,我就一直和养父母生活在一起。母亲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不过直到我开始思考这期杂志的主题,才意识到她究竟有多么了不起。她是个无家可归之人。她从来没有自己的房子,总是在找能提供食宿的工作,这样我们能够住在一起,有饭吃,我有学上。她在伦敦出生长大,父母在她少年时期就去世了。后来她就和她母亲四位姐妹中的一位住在一起,她的四位姨妈都取了花朵的名字。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母亲在行政部门当打字员。我听她说,她和父亲才认识几周就结婚了。婚礼上,父亲穿着空军制服,莉莉姨妈和艾维姨妈的女儿,当时才十几岁,当伴娘。婚礼没有留下照片。由于二战,每个人都靠定量配给维生。我唯一一张父亲的照片是他在战争还没结束之前,穿着皇家空军制服,和另一个战士一起拍的。母亲跟我说,父亲一直觉得他会死在战场上。

我出生在离伦敦两小时车程的北部,因为当时所有孕妇都撤离了伦敦,以避开德国的轰炸机还有炸毁伦敦无数房子的无人机。战后,父亲离开了母亲,母亲就搬去和乡下的罗丝姨妈住。也就是在那,她第一次精神失常,得了产后抑郁被送到医院。后来艾维姨妈伸出援手,带走我和母亲。令人惊讶的是,母亲那时已经怀孕了。我才刚满一岁,妹妹就出生了。我从没见过父亲。父母离婚后,我们家曾向警察求助以期找到父亲的行踪,然而他好像人间蒸发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五十年后,我们的女儿用网络追根溯源研究族谱,想找到祖父。她查遍了跨大西洋船只名单和社会服务记录,然后发现,从船上退休之后,祖父就一直在纽约和南安普敦之间来回。他搬到拉斯维加斯,在赌场里赢了笔小钱,买了栋房子,然后一直和情人同居,直到死去。

艾维姨妈的家实在是太小了,卧室要同时容纳下我和刚出生哭闹不止的妹妹、我母亲,还有我十几岁的表姐很勉强。不知怎么母亲找到了一份在萨默塞特郡的巴拿度孤儿之家做厨师的工作。那是一间很大的乡下屋子,走十分钟就能到风景秀丽的渔村和鹅卵石海滩。很巧的是,我奶奶的住所离那里只有五十英里不到,我去看望过她一次。西英格兰是一个美妙的成长之地,当时还是孩子的我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它的馈赠。我没有任何期待,也不知道我究竟有多幸运。母亲最后的工作地点是在威尔特郡一家女子寄宿学校。当得知我十岁过后就不能留在那所学校里后,她因担忧母子分离而严重精神失常。我依稀记得两个男护士把她塞进救护车里,送到精神病院。她再也没能完全康复到获准出院和我们团聚。

之后,当地的儿童保育机构照顾着我和妹妹,把我们送到护理之家度过了糟糕的几个月,然后我们就在不同的养父母间辗转。后来我们因就读在英国不同地区的寄宿学校而分离。我读的是一家男子寄宿学校。这所学校由一个有钱的基督教徒创办,旨在为单亲家庭的孩子提供免费教育。那段时间我过得很艰难,不过回想起来,仍是满怀感恩当时所受的教育确实影响了我现在的职业生涯。后来母亲发现布鲁斯托有一个商业艺术课程的选拔会,所以我离开了原来那所学校。我通过了选拔,于是在十六岁那年开始了我的艺术学校生涯。三年后,我认识了崔西卡。我们在1970年结婚,当时工资不高,却够用。我们贷款在伦敦买了房,房子的三楼是我的即兴创作间。这栋房子也是十年后《i-D》杂志的诞生之所……《i-D》现在成了一个国际大家庭了……

上一篇:赖揆宣布 客语列国家语言 邱少云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1 上海中华职业技术学院 魔域私服www.bosheng-lighting.com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4645号-1